小怪受

【云次方/龙嘎】不是初恋也没关系

#狗血预警 私设如山 龙嘎

#三角恋  带嘎嘎的藏族好友一起玩耍😂

#嘎子有点渣


“你能不能回答我的问题?!我告诉你我忍很久了啊,你和那个人解释什么啊,解释屁啊!诶我就不明白了,你怕个什么劲啊,和我在一起就那么见不得人啊?你要是觉得丢人当初干嘛答应和我在一起?啊?!”郑云龙恨透了阿云嘎那副淡淡的面孔,嘴微微抿着,眼睛也半阖着:一副什么都不在意的模样。他已经不爽很久了,从今天阿云嘎见到他那个藏族的老朋友开始。


他那个藏族朋友叫扎西顿珠,他这回可记住了。


他看那人第一眼就不顺眼。什么人啊,刚见着面就一口一个嘎嘎的叫着,还上手上脚的,一会摸摸肩膀一会摸摸腰的,死不要脸!


那人还不消停,非要拉着他和阿云嘎去吃饭,妈的安的什么心啊,没看着老子眼神啊,再说了你和阿云嘎是老朋友聊这聊那的,把我放哪了?合着把我当局外人啊?合着想让他阿云嘎合法男友当电灯泡啊,什么人啊这!郑云龙就这样满脑子怀着怨恨吃完了那顿饭,,,,还好了呢,,事情没那么简单。


“嘎嘎,你最近真的火的不得了啊,热搜总看见你”扎西顿珠一边说话,一边把菜夹到了阿云嘎的碟子里。


“没有,其实是沾了大龙的光,每次上热搜我俩都是一起的”阿云嘎边笑边在桌子底下戳郑云龙的腿,让他收一收不友善的目光,别一直盯着扎西顿珠。


“对啊,还说呢,网上你俩的那叫什么呀,CP?对,你们那个CP好多人喜欢呢,现在的粉丝可都真有意思,明明知道都是假的,还要喜欢,就是爱幻想哈。”扎西顿珠放下了筷子,看着郑云龙笑眯眯道。


郑云龙迎上了对方的目光,看来对方也并没有那么的,,,友善。


“我俩是真的”他倒也没多说,他觉得这几个字就够了。


和他想到的一样,扎西顿珠明显的愣了一下。


“我们”

“大龙开玩笑的”

两人几乎是同时说了话。


但郑云龙可是听得清清楚楚的,阿云嘎不想告诉那人他们的关系。为什么?明明他告诉川子蔡程昱的时候阿云嘎一点都不反对,唯独对这人,,,,要这样刻意隐瞒。


他忘了他们那顿饭是怎样结束的,只记得他难堪,尴尬,生气。而阿云嘎却是没事人一样和那人有说有笑。


晚上彩排间隙他提起好多次,,他就是想问问阿云嘎为什么那么在意那个藏族朋友的看法,为什么不告诉那人他俩的关系,可阿云嘎总是以各种理由搪塞过去了。


终于,他的怒火爆发了。


“你能不能回答我的问题?!我告诉你我忍很久了啊,你和那个人解释什么啊,解释屁啊!诶我就不明白了,你怕个什么劲啊,和我在一起就那么见不得人啊?你要是觉得丢人当初干嘛答应和我在一起?啊?!”


“大龙..你小声点,外边还有工作人员呢。”阿云嘎靠在试衣间的门框旁,用手轻轻的扶额。“今天太累了,我不想和你吵架,行吗?”阿云嘎的确累的够呛,本来肺炎就有点复发,再加上这么多天连夜彩排,那顿饭已经是自己的极限了,现在他真的撑不下去了,更没力气和郑云龙吵架。


“好啊,又是这一句,每次,每次我和你说起这个话题你就扯别的。你累啊?刚才看你和你那个什么藏族朋友聊天的时候怎么没看你现在这副德行啊?大家都是爷们,你在这和我装什么虚弱啊?你要不想聊,行啊,那咱就不聊呗,还有啊你要不想谈,那这恋爱咱也别谈,别委屈了您成天费尽心思和您那位朋友解释:咱俩不是恋人,就是同事,对吧?”


阿云嘎什么都没说,只是看着郑云龙。


他见阿云嘎不说话,只是抬眼定定的看着自己,便莫名的慌了。他最怕阿云嘎用这种眼神看他。因为那双眼睛里面情绪太多了,他不敢应。于是他也不知道哪根弦崩了,便接着又把这么些年毕生所学的难听话全都一股脑说出来了,说完倒是傻了眼,只是呆呆的站在那里,没了气焰。


“你说完了,那我走了。”阿云嘎只觉得头昏昏沉沉的还痛得要命,实在是没力气和郑云龙去争这些有的没的。他说完便去拿椅子上的外套,只是手还没碰到外套就被郑云龙在半空中抓住了,接着便是一下子被拽到郑云龙的面前。


郑云龙一手抓着他的手腕,一手摁住他的脖颈,这便吻了上去。


一点都不温柔,痛死了。他永远都是这样,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完全不考虑别人的感受。阿云嘎这么想着,却也没反抗。只是愣了愣,便配合的松了口,任由那人在他口腔里索取,撒野。他想,能用这个吻安抚住郑云龙也好。果然没一会,郑云龙就松开了阿云嘎的手,紧紧的圈住那人的腰,加深这个莫名的吻。


这么吻你一生多好。郑云龙想,想着想着便委屈,到最后竟是流泪了。郑云龙就觉得自己好累啊,他觉得自己还是拿不准阿云嘎,从大学的时候就是这样了,他说什么阿云嘎便应着,也从来没暴露过自己的想法。除了音乐剧,几乎所有事,阿云嘎都惯着他。这让他特别没有安全感。


阿云嘎用手去捧郑云龙的脸,大拇指慢慢的划掉他脸上的泪痕,慢慢的结束了这个吻。


郑云龙嫌不够,还用嘴蹭着阿云嘎的脖子,去索吻。


“我病了,不想传染你,,,,大龙,别生气了吧,,”阿云嘎用鼻子去蹭郑云龙鼻尖。


“你不会喜欢过那个扎西顿珠吧,,,”郑云龙弱弱的问。阿云嘎却没了声音。


你随便说些也好啊,为什么,为什么不说话,默认了吗?


“大龙,我之前好喜欢他,真的好喜欢的”沉默了良久,阿云嘎还是说话了,但这并不是郑云龙想听到的话。


【启深】亮。

亮。

与他初识,在1941年的上海。

相恋也是在那个时候。

我从来不相信一见钟情。

但这世界原来真的有一见钟情。

那天洋场的烟花莫名的亮。

我这个人,最喜欢热闹,也最喜欢亮。

所以洋场的烟花是一定要看的。

但一片人,我怎么就看到了他。

可能因为他在一片乌泱泱的人群中,也格外的亮吧。

但烟花太亮了,会晃眼。

就像来回在街上巡逻的日本兵的刺刀一眼,白亮白亮的,真晃眼。

“问你话呢!你到底见没见过这个男人!”日本兵恶狠狠的冲我吼道。

其实我当时是很想笑的。

因为这日本兵说的中国话不三不四的。

我缓了一会,才细细的看向那告示上的人像。

“没有。”

“那就滚吧!没用的中国人。”日本兵撇了我一眼,走了。

烟花还在放。

那人却不见了。

烟花依然在放。

我没了兴致,想着还不如回家逗鸟去。

弄堂里和洋场上热闹的景象确是截然不同的。

从弄堂的入口往里望。

白天充满人情味的一排排一片片的小矮楼,此刻却是一片乌黑。

太暗了,我想着找些亮的东西照路。

“亮”果然就来了。

我只感到脖子被人重重的一击,随后,眼前亮亮的,昏了过去。

没错,是他干的好事。

我到现在也不理解他为什么那么狠的打昏了我。

就为了向我道谢。

呵,所谓的道谢。

我是在一个破旧的老房子里醒来的。

房子是很破旧,但里面家具的摆设却意外的规整。

我旁边直挺挺的站着个人。

“...”

“...你不打算解释一下你是谁,为什么要把我打昏,带到这...”

“我叫张启山。”

“...哦...”

“那天你明明见过我,却没有告诉日本人,谢谢你。”

“..你怎么知道我见过你?”

“在洋场上,大家都在看烟花的时候,你看了我很久。”

“.....”

好像有点丢脸,自己偷看人家的事被这么赤裸裸的说出来...

我真讨厌他直来直去的性格!

不过没有他这性格,我们也不会那么快就在一起了。

但是我就觉得,真不好,时间不对。

这年代太乱了。

但之后吧,我发现,这人也不对。

因为我后来发现,这现实和我想的不一样。

我以为我们天造地和

但我们从来不是天生的一对儿。

因为即使确定了关系,我们之间也从来没有那些爱恋中的你侬我侬。

有的都是些剑拔弩张,碰碰撞撞。

比如我们吵架会吵到大打出手,然后几个月不见。

不是我们赌气不见,是他去战场,我见不到他,也没有他的消息。

我就只能等啊,盼啊。

等他回来,盼他平安。

说到这,你们应该猜出来了吧。

他是个军官!多气派!

怪不得那时日本兵要抓他。

我跟他混在一起,他的士兵什么的我也就熟了,所以每次他们召开秘密会议什么的,我都在,我喜欢跟着他。

他面上总是不苟言笑,但私下从来都是不正经的。

当然,这只是对我而言。

我常说他,人前一副人模狗样,人后便是地痞流氓。

他回我,人前一副皮囊,人后我只对你这样。

哎,他总能把我逗笑。

就算在四十二年后的今天,我想起这句话还是会笑。

但我们就是不合适。

他想着为国为民,我却只想着自顾自的过着我的小日子。

所以他每次去战场之前我们都要吵一架。

但之后我习惯了。

他那么一个人,就该在战场上风风光光的杀敌保国的。

所以我定了个规矩,他去战场可以,但要带着我。

一是我想同他一样,二是我受不了他一走就是几个月没一点消息的日子了。

但他不同意。

为此我们又打了一架。

大家都是男人,没什么怜香惜玉,心疼之说。

但我觉得他还是疼我的。

要不然也不会在枪口上帮我挡那颗子弹。

那颗要命的子弹。

我真后悔,不该不听他的话。

战场上,我只是个累赘。

什么子弹?为什么要挡子弹?在战场?为什么在战场?发生了什么事?

我不想说。

那些事我都忘了。

我只记得满天的黑烟和震耳欲聋的枪炮声。

灰蒙蒙的,没一点亮。

或许是不想记起来吧。

于我,只记得他就好了。

对了,今天我去看了烟花。

我老了,挤不动了,只能在一片乌泱泱的人之后看。

我看那烟花啊,雾蒙蒙的。

一点都不亮。

我再往人群中望。

人群中也没有亮了。

然后我就回来了。

张启山,怎么办,我好像看不到亮了。

四十二年啊,没有亮。

可能你带走了全部的亮吧。

还想写点什么,但我真的太累了。

我想睡了,去梦里看看那一点亮。

这梦很长,我就不起了。

                              1983 上海 陈深。

你们要不要做道阅读理解题,你们觉得“亮”到底是什么?

【艾草】回应 01

郭艾伦觉得他把李易峰看透了。


他太了解李易峰那点心思了。


他们都不能戳破的心思。


李易峰像只猫,他喜欢被人宠着。你对他的好,他都理所应当的受着。但是,别妄想他会回给你同样的爱。


他高高在上,其实你根本触碰不到那个真实的他。


这些郭艾伦心里都清楚,但他还是想赌一把。


万一李易峰对他的感情不一样呢?


所以还是有可能的吧。


郭艾伦知道李易峰最近很黏自己。所以他趁着李易峰对他的喜欢还没过劲,拼命的逗他,宠他,看他,抱他,喜欢他。


但凡事最怕一个回应。


他永远忘不了那天晚上。


那是最后一期录制,李易峰那天对他也格外“放肆”。

如果说之前那些似有似无的肢体接触是夏天的凉水,那么那天的接触,就是冰镇可乐。


要命。


最后一次录制的时间好像格外短,比赛结束,场子乱哄哄的,他没有急着跟球员们拥抱,只是坐在台子上发呆。


“去更衣室吗?”他的思绪被李易峰的声音拽了回来。


“啥?峰哥,你说你要去哪?”他像平常一样顺过那人的手,紧紧握住。


他知道,李易峰喜欢他这样。


果然,那人嘴角弯了弯。


“去更衣室,我有话和你说。”李易峰抽出被郭艾伦握着的手,轻轻搭在郭艾伦的后颈,有一下没一下的蹭。


郭艾伦还是没有习惯李易峰这些“习惯性”的暧昧动作,红了耳朵。


“不换衣服啊?你已经看我很久了。”李易峰一边把身上那件宽大的球服脱下来,一边对他说。


“我,,我换啥,我不用换啊,我穿这个就行。”像是被戳破了心思,郭艾伦突然紧张了起来。


“....嗯”李易没回话,也没转过身看他,只是默默整理好身上这件被球服压皱的衬衫。


一时无话。


“郭艾伦....”


“嗯,咋了?


“你喜欢我。”李易峰的语气就好像说吃饭了吗一样正常。


他那么自信,那么从容。


“........所以呢”郭艾伦觉得这真的是他人生中最痛苦,最克制的时候了。因为他在等一个已知的答案,一个没结果的结尾。


一片静。


“...没意思,你这就算承认了啊....”李易峰声音淡淡的,听不出什么感情。


又是一片静。


郭艾伦想说些什么,可全部的话都梗在喉咙,吐不出来。


可郭艾伦没想到李易峰讲完这番没头没脑的话之后理完衣服直接想走人!


不愧是娱乐圈的人,撩人的是他,撒手走人的也是他!他凭什么这样玩弄自己?!


他忍住自己的怒火,几步赶到李易峰之前,反锁了更衣室的门。


他这才又看到李易峰的脸,依然是那副无辜又好看的眉眼。


呵,好像是他自己在无理取闹一样。


“干嘛?我等下还有行程呢”李易峰皱了皱眉头,往前走了两步,想绕过他去开门。


“你也喜欢我,你喜欢我。”郭艾伦转身一把抓回李易峰,直直的看着他说。


“..的确...但是我喜欢很多人啊..”李易峰笑着。


“我.....”他发现只要和李易峰对视,大脑就不能思考了。


“还是..你想这样..”他死也不会想到李易峰会主动吻他。


虽然思考不行,但行动上他还是很强的。


于是他顺势揽上李易峰的腰,把李易峰压在了门上。李易峰主动张开了嘴,他便配合的探进去,那人舌头软软的任他吮吸。


一阵缠绵喘息。


他回忆起来却只记得一股子甜腻的奶糖味。


李易峰被他吻的一喘一喘的,还没回过劲来,便被一个横抱,抱到了更衣室的真皮座椅上。


“干嘛!”李易峰拼命按住那支撕扯着自己衬衫的手,惊慌的喊到。


“干你。”郭艾伦真的觉得这是他最后的机会,先斩后奏往往比细水长流更有用。


“你疯了!这里是更衣室!”


“我锁门了...你怕什么?不是你先勾引我的吗?”郭艾伦一边解掉李易峰的皮带,一边把手伸到那人裤子里,向下探摸到那人裆部。


“嗯.....你”李易峰被他摸的舒服,竟一时说不出完整的话来。


“你都硬了..”


“你废话怎么那么多?你还干不干?”


“cao,干死你为止。”像是斗嘴一样,他恶狠狠的说。


一阵翻云覆雨。


但李易峰像是毒品,尝过之后,就会上瘾。


在那之后李易峰就没联系过他,他也不敢主动去找李易峰。


就算去找他了,又能怎么样呢?说自己爱上他了,没他活不了,让他放弃前途和自己在一块?


不现实。


但他还是忍不住,给李易峰发了条微信。


-我想你了-


他还是想赌一赌,他不相信李易峰没有动过真感情。


-我在家-


不一会那边就回来了这个消息。


郭艾伦觉得这三个字的暗示再明显不过了。他要再不做点什么就是傻子了。


于是,三个小时左右,他傻愣愣的站在了李易峰家门口。




明天就开学了,高三了,该收心了,住宿一下子就是十五天,以后可能看手机的时间也少了,但是希望你们能一直在,镇魂女孩永远不要散场。

【巍澜衍生】红白玫瑰

#大概就这一发

#之前写的,现在才发出来,感觉再不发就没机会了

#罗浮生×杨修贤×章远

七月,盛夏。

夜半时分,漆黑一片,窗外来来往往的汽车似乎在用自己的喇叭抱怨着这闷热的天气。不过即使它叭叭叭响个不停,好像也没有扰乱房里两人纠缠不清的喘息。

沙发本来就不算大,两个大男人还硬是挤在上边,让它发出了不满的吱吱声。

“你不打算和我说些什么?或者..你不好奇我这段日子去哪了?”  罗浮生压在杨修贤身后,一手扼住杨修贤的后颈,一手把在他的腰侧。他最爱杨修贤的腰,很细很薄,好像稍稍一用力就能把它折断。没等身下的人回话,罗浮生便耐不住性子,三两下就把自己腰带给解开了。

杨修贤被罗浮生压着,费了好大力气才用手撑着沙发往外蹭了蹭,好把身上那人的重量分散点。沙发本来就很劣质,现在更是隔得他不舒服。

天天来杨修贤家里二话不说就开始干的是他,一下子消失一年半个月毫无音讯的也是他。杨修贤累的很,不想问这其中的缘由....左不过又是哪两个黑帮打打杀杀。

“我不想做。”杨修贤不痛不痒的丢出了这么一句话。

上次见罗浮生已经是三个月前的事了,罗浮生又平白无故的消失了三个月。

其实杨修贤有时候觉得特不值,为什么自己就偏偏栽在了这么个亡命徒身上。他真的挺怕的,怕今天还和他在一起的人,明天就不知道死在哪里了。所以他对罗浮生的态度一直不冷不热的,他不想罗浮生真的爱上自己,也不想让自己陷得更深。

他知道他们都不是什么痴情种。

可这三个月他杨修贤是怎么熬过来的只有他自己清楚。

不过真的是他妈无巧不成书。

三个月以来就去了这么一次酒吧,买醉不成被一个见义勇为的小帅哥送回家,小帅哥他还没来得及调戏,就这么刚好被罗浮生撞见了。

好像他偷情被抓了一样。

所以他现在可没兴致被罗浮生干一遭。

“刚才那人谁啊。”罗浮生松了劲,坐回沙发上。杨修贤不想做,他也没了兴致,他现在只想知道刚才那个从卧室里匆匆忙忙走掉的男人是谁。

“一夜情对象。”杨修贤慢吞吞的坐起来,这沙发本来就是便宜货,这下好了,被这位罗二当家一闹,只要动一动便是吱呀吱呀的响了。他也不知道自己嘴巴怎么就这么贱,非要逞强,非要气罗浮生,好像这样罗浮生就会待在他身边不走了一样。

罗浮生也不恼,只是点了支烟,慢慢的吸,慢慢的吐。

没人说话,房间里静的可怕。

“你不想知道我这几个月干嘛去了?”

“说好了,你的事儿,我不参与,也不想参与。”比起和其他人调情,杨修贤这种事不关己的态度,更让罗浮生生气。

“呵”罗浮生像是叹了一口气,像是自嘲,又像是失望。

又是一阵沉默。

良久罗浮生才开口,“杨修贤.....我有时候觉得....你没有心。不管别人对你怎么好,你都不会动心...也不会报恩。”他直勾勾的盯着杨修贤,眼神里说不出是什么色彩。

杨修贤没想到罗浮生会说这样一番话,他以为他和罗浮生之间的关系向来是单方面的,他单方面的暗恋罗浮生,罗浮生单方面的向他发泄情欲,就这么简单。罗浮生救了他一命,他拿自己回报罗浮生。

他没想到罗浮生也会....失望?对他失望。

“报恩吗?我让你睡的还少吗?”杨修贤说出这话的时候好像没一点难受的情绪,只是淡淡的笑,露出他那副情场上惯有的讨好。其实他是慌了,不知道该拿什么态度对待罗浮生这份突然的“认真”。所以只能装作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其实是不想让对面的人看出自己的破绽罢了...他其实脆弱的很,从他发现自己喜欢上罗浮生那刻起。

“别了,我嫌脏。”

听见这话的时候杨修贤愣了一下,接着他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他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开始上气不接下气的笑了起来。

罗浮生也不说话,只是盯着手头的烟。这不过是他一句气话,他没想到杨修贤反应会这么大。

等杨修贤笑够了,眼泪都笑出来了。那绝对不是哭出来的眼泪,是笑出来的。杨修贤想。

他所有的委屈好像都在这一刻爆发了,罗浮生嫌脏,他还没怪罗浮生不检点呢,其实他那天都看见了,罗浮生和一个学生混在一起。

他后来还跟了那个学生好几天,他想看看,罗浮生的新欢哪比他好,让罗浮生把自己晾在一边,一下就是三个月。

他发现那个小男孩生的白净,笑起来很甜很好看,妹妹头,总是穿着一身校服,蓝白相间,浑身一股青春又天真的气息。好像哪都比自己强,怪不得罗浮生喜欢他,宠着他。

他一想到这儿,嫉妒的情绪就扑面而来,在他开口的瞬间转化为愤怒。

“你嫌我脏啊,我还没嫌你脏呢,罗浮生我告诉你,不想睡我了就赶紧滚,别总来我这儿找存在感。”

“你也知道生气了啊,你有没有想过我,每次我看见你在外边和别人鬼混的时候,我的感受?”罗浮生本来就被道上那些事扰的心烦,好不容易抽出时间来看看杨修贤,结果一进门就看见一个男的从卧室出来....

“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就说过啊,我浪荡惯了,别想着管我,这不都是你一厢情愿吗?”

“对啊,这都是我一厢情愿。”罗浮生懒得和杨修贤在计较,扔掉了手头的烟,起身向门口走去。

“那个学生弟弟好玩吗?”杨修贤忍不住抛出了这么一句没头没尾的话。他看着罗浮生走向门口的背影一怔,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他这是猜对了?罗浮生好像真的很在意那个学生,他突然感觉很委屈,感觉自己的感情都浪费了。

“你总是怪我,却不想想自己。”杨修贤强忍着自己的委屈,装成平常那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踱着步子走到罗浮生身边,手搭在罗浮生耳边,轻轻的描绘着它的轮廓。“我的确不知道你这几个月干嘛去了,但我那天看见了....你那天和一个学生弟弟在酒吧玩的挺欢来着。”

“我跟他不是...”罗浮生皱起眉头,一把打掉杨修贤放在他耳边的手。

“小弟弟叫什么来着....章远?对吗?”

#杨修贤和章远,要是你,你选哪个?

小澜(懒)喵你们要么??
大庆:喵喵喵?

【居白】出戏04

#不是卡肉,,想多了吧(●・◡・●)ノ♥

#不萌真人的避雷哦⊙∀⊙!

#冯豆子和尤东东灵魂客串呵呵,,

“白宇,我觉得有些事情你需要清楚。”

白宇看着朱一龙站在那里,那人皱着眉头,抿着嘴,垂在裤边的手也紧攥着。都说龙哥这人温柔,可是他冷着脸的时候却能把人吓得不轻。

白宇竟然也没有像平日里嘻嘻哈哈的去粘着那人,他大概是累了,懒得装疯卖傻了。

“有什么事儿进去说吧,被人看到会很麻烦。”
白宇略过那人炙热的目光,直直的走进了屋子,留了门。

朱一龙在原地站了会儿,他今天补完镜头就过来了,在车上的时候就想,不管白宇怎么说,怎么做,那都是他的事。但我要把我的心意说出来。

所以,在保姆车上,他忽略了经纪人诧异的目光,喝了一罐啤酒壮胆。

现在他只觉得头疼,眼前有点模糊。但还是晃了晃脑袋,进了屋子。

白宇刚把外套脱了,从冰箱里拿出来了几罐啤酒放在茶几上,看了看朱一龙,示意他坐下。

“我这酒店没什么东西,就这几罐啤酒了。”

“正好,我口渴”

朱一龙说着就拿起茶几上一罐,开了之后就咕咚咕咚喝下去了。壮壮胆总是好的。

白宇倒是没当回事儿,自己也开了一罐喝了起来。

“龙哥,其实我也有话要和你说。”

朱一龙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他见过笑的白宇,哭的白宇,不正经的白宇,可现在他这副严肃的模样朱一龙却没见过。

“我...”

“你等等,我,我先说”

“.......好,那龙哥你先说。”

“..........白宇,那天晚上...我其实看见你好像哭了...对吗?我想问为什么..什么事值得你哭..”

其实朱一龙那天真看见了,他虽说是睡着了,但一睁眼就看见白宇压低了帽子,等他再仔细看那人脸上分明有泪痕,只不过下一秒那人就跑回酒店了。

他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对,明明在心里准备了一百遍的告白变成了这样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

“我那天...风太大,我迎风泪”

白宇又满嘴跑火车了,不过这样他到轻松了点,朱一龙想到。

“还有,就是,老...小....老..小白啊”

完了,朱一龙感觉自己好像有点醉了,嘴已经不受控制了。

“......龙哥你说”

“我一直觉得你是个特别好的人,你知道吗,我都懂,你为我做的那些事我都知道!”

朱一龙彻底放弃和酒精挣扎,他现在只想趁着头脑还清醒的时候把自己想说的说出来。

“....什么事?”

“每次我一把气氛搞的尴尬,你就会帮我救场,还有上快本,你怕我太内向,镜头少,就拼命的Q我,看我一个人闷着,你也会来和我搭话,这些别人都没有,他们看我闷着一般就忽略了,真的,但你没有,你就过来找我了,我可开心了....我..”

白宇看朱一龙越说越激动,越说越口齿不清,他后知后觉的意识到,龙哥不会醉了吧?

“老白啊,你真是个好人!好人有好报啊!小白啊...我也是个好人,我觉得好人和好人在一块特别合适.....”

“.......龙哥你醉了吧?我扶你去床上躺着吧”

白宇发现这哥是真的不让人省心,嘴里还嘟嘟囔囔说个不停,还一直瞎动弹,他只好从他身后给人捞起来,拼命给人拽到床上。

“我觉得我长大了....但是你这样太有辱斯文了,我们怎么能上床睡觉了呢?我还没和你说清楚呢...”

“..........”白宇只觉得头痛。这他妈的冯豆子上身?

“龙哥你还真是出戏出的慢啊,这冯豆子都这么多年了,你还能把他'释放'出来,你牛。”

把朱一龙扔到床上安顿好,白宇这边刚起身,就瞎调侃两句,没想到朱一龙一下子抓住白宇的衣领,硬生生的把白宇拽到自己怀里了。

龙哥八十斤举铁果然不是白练的。

“我,我早出戏了好吗!...白宇啊..”

白宇心里突然咯噔一下子。原来龙哥早出戏了,那看来是他自作多情了,什么告白,朱一龙今天分明是来和他解释的吧。让他白宇知道自己没什么想法,别误会之类的。想到这白宇突然觉得朱一龙幸亏喝醉了,要不然自己这幅窘迫的样子被看到了就不好了。

“...好,你先把我松开..”

白宇费了很大力气才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很正常。

“小白...我早出戏了”

“...我知道了”

“我早出戏了....我..我才不喜欢赵云澜,我喜欢白宇......”

白宇突然觉得这些天自己的瞎想屁用都没有,在朱一龙说出口的瞬间他就想回答那人,我也喜欢你,很喜欢。

他不想管那些没用的,乱七八糟的现实了。朱一龙喜欢他,他也喜欢朱一龙,这他妈就是现实。

男的怎么了,我喜欢了就是我的!

他突然觉得自己和赵云澜还是很像的。

他现在什么都不想管,他就想这样躺在朱一龙旁边好好睡一觉。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呗。

他想着,就甜甜的笑起来,又觉得这么个美好的氛围不做点什么可惜了,然后他轻轻的把朱一龙环在自己腰上的手拿开,转过身看着朱一龙。

他长的真好看啊,白宇还是不禁发出了感慨。

他偷偷的靠近朱一龙“啵”的亲了一口他的脸颊。他也没想到自己能亲的这么响,以至于还没来得及回味,朱一龙就醒了。现在一脸懵逼的看着他。

“.....龙哥,我...”

“您不觉得您有点叛逆吗?”

合着龙哥还没清醒....

“...........”白宇突然想一脚把朱一龙踹下床去。

叛逆个屁,真逗!

蠢萌的小学霸暂停营业中:

大家去看镇魂大结局的花絮啊,
真的是吹爆两位哥哥演技。。
太感人了,请让我站一秒rps。

最后一场戏拍完,
当时两个人都还在情绪里面气氛特凝重,
宇哥特别暖的去打龙哥,想逗他笑,
龙哥还在生离死别的情绪里没出来,不理他。
接着,名场面来了,
宇哥就接着笑,笑的特傻特开心似得,
然后龙哥就被感染了,也笑了一下,
看到龙哥走远了,白宇忽然一下子变成小澜孩哪个凄楚的眼神,
md他还没出戏啊,也难过着呢,就去安慰龙哥,他心里还难受着呢,就去安慰别人。
这时候龙哥特别心有灵犀的转了个身,
含笑看了他一眼,眼神完全就是沈巍本巍啊。

我tm当时就哭了,
我觉得赵云澜沈巍一秒附身了有木有,
两位老师都太好了,
不仅真的是神一般的演技,
还是真的互相慰藉,互相搀扶的兄弟啊。 


要是被虐的肝儿疼的话,可以移步此处。

嘻嘻,是给自己的文打个小广告

巍澜《搜魂》

讲的是原著的镇魂令主穿越到剧版结局的he故事,

令主超帅预警哦!

戳链接看哦

http://chunmengdexiaoxueba.lofter.com/post/1e42dbc1_eeeba868

【居白】出戏03

#不萌真人的避雷哦⊙∀⊙!

#额,你们随便看看吧,你们能喜欢我就很高兴了。

他大概猜到了他龙哥突然来探班的原由。

他突然觉得镇魂编剧有些台词写的还是蛮有道理的:有些悲剧,在一开始就已经注定了。

他想,如果龙哥和他坦白,那他就拒绝。对,就这么简单。他不想耽误朱一龙的前途,也不想耽误自己的前途。

他们还年轻,人生还有一大半没有体验。他不想龙哥在他这一头栽死。

他不值得。

而且他害怕,他怕朱一龙只是被多巴胺一时冲上了头,等热度过了,就不喜欢他了。他真怕那个时候自己死皮赖脸的挽留朱一龙。他绝对能做出来这种事,因为这几个月他发现了一件事儿,他白宇早就出戏了。喜欢朱一龙是戏外的事儿,是真实的事儿,没一点戏剧成分,真的。

他发现,他每天想的不是沈巍怎样怎样,而是作为他自己,白宇,他每天都在想,朱一龙在干什么,朱一龙怎样怎样。

他早出戏了,他早就喜欢上朱一龙了。

不过生活还要继续,他都二十八了,这要是在前几年,他早就一股子劲冲到朱一龙面前表白了。可惜,时间磨平了他那点任性和肆意妄为。

可是有时候想一套,做又是一套,他明明心里想着拒绝朱一龙要来探班的事,这手就不听使唤的把他真心话打出来了,等他反应过来,已经发过去了:龙哥有空就来吧,正好 我也想你了。

.....天啊...白宇你是傻子吗!什么想你了!这么露骨!
他想着赶紧撤回,结果那边几乎是秒回过来:嗯,我明天上午就过去,还有,就是,我也挺想你的。

.....靠,太暧昧了吧,白宇几乎在看到对方回话的瞬间红了脸。这幸亏脸上涂了粉,看不出来,可仔细一看还是能看到他那红透了的脖子。

再怎么想都是这样了,他干脆把这些烦心事抛到脑后,认真去和别的演员对戏去了。

朱一龙这边也是开心的不得了,他表面上还是平常那样静静的,没什么波澜。当然,除了那两只红透的耳朵。

时间可不管你怎么样,它只会不停的走动。

白宇一睁眼就觉得糟心,真糟心,这一晚他都没睡好,梦到一些有的没的。顶着大大的黑眼圈爬起来,一步三晃的晃到了卫生间,不管怎么样都要拾掇拾掇自己,应了那首歌,分手应该体面,额呸,什么分手....明明都没在一起过....

嗡嗡嗡,手机震个不停,他看也没看就接通了。

“小白?起这么早啊”

“.....龙哥!?”
他看了一眼手机屏幕,的确是朱一龙。

“你还在酒店吗?我就是想说..”

“不,不不不,我不在酒店,我也不在剧组,额,那个,我,我在..”

他现在可不想见到朱一龙,他还不想尴尬致死....怪了,明明什么也没发生,他尴尬个什么劲儿啊,他突然想到,是不是自己太矫情了?

“不是,小白我想和你说一声,今天可能去不了了,临时有几个镜头要补,我时间可能赶不上。”

“啊,啊龙哥没事!你忙着,别耽误工作就行,我这边没事。”

“...小白啊,其实你”

“龙哥,我这边还有急事儿,改天再聊啊”

朱一龙还想说点什么就被白宇挂掉了。

白宇这边倒是松了一口气,能拖一天是一天。他不想过早把自己的想法告诉朱一龙,他还想维系这样的小暧昧,两边都不戳破,不也挺好的,一旦一方戳破了这层纸,结果只能是两败俱伤吧。

他不想让他的龙哥受伤,也不想让自己受伤。诶,浑浑噩噩又是一天,晚上九点收工,他拖着疲惫的步伐往酒店走。

出窍了一天的灵魂在那刻回来了,就是在他看见朱一龙站在自己房门口那一刻。

“龙哥....你不是”

“白宇,我觉得有些事情你需要清楚。”

#不过我真的觉得,不动情是演不好戏的,他们一定是入戏了才会演的那么好,那么出戏肯定要或长或短一段时间,那么........🤔